第二百八十三章 逼良为娼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5
  • 15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师傅,你要做诚信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怎么能做不到,为了你,徒弟受再大的苦也值得,庞焉,赶给师傅收拾东西,诺澜你去门口车。 ”生怕老头子一心留下来,张炎拭完珍贵的一滴眼泪赶对着边的女人吩咐

第二百八十三章 逼良为娼

“师傅,你要做诚信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怎么能做不到,为了你,徒弟受再大的苦也值得,庞焉,赶给师傅收拾东西,诺澜你去门口车。

”生怕老头子一心留下来,张炎拭完珍贵的一滴眼泪赶对着边的女人吩咐,可就是没人弹。 “看你的意思是巴不得我走!”“师傅,瞧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哼,要不是事迫在眉睫,我会留下来,也不用烦你们了,我的东西本来就不多。

”从沙发上起来,刘一手起离开。

作为徒弟,张炎还是将刘一手送到了楼下,直到老头子坐车离开,张炎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终于是走了。 ”“张炎,他是你师父,你就这么巴不得他离开?”庞焉不悦的问。

刘一手从小对张炎管教苛刻,张炎也十分惧怕他,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老头子要是住别墅,张炎以后的福生活就得泡汤。

“我不想让师傅成为失信天下的人,这么做也是为他好。

”张炎厚颜无耻的回答。

庞焉觉得张炎说的也不无理,可心里仍旧半信半疑。

“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了,翠云阁,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无债一轻,张炎笑眯眯的对着三女说。 翠云阁,向高中旁最出名的餐馆,物美价廉,学生最,往往半夜时分也宾客爆满。 三女一男站在餐馆的门口,望着被霓虹灯绕的巨大招牌闪烁着各式各样的光芒一脸的陶。

“去吧!今天我请客,随便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这么大方,不会有谋吧!”柳含烟笑问。 “什么谋,我大老都在这里,难你还担心我加害你们不成,不吃拉倒,庞焉,诺澜,我们去。 ”“哎,等等我,我又没说不吃。 ”四人走餐馆,被人山人海的火爆场面给震撼到了,吵杂的谈话声犹如歌舞厅的劲爆音乐,震得耳朵都有些发,到烟熏火燎,丝丝白雾漂浮,仿佛仙境一般。 一楼的位置已经客满,张炎带着三女前往二楼,值得庆幸的是,二楼的一角正好空着一张桌子,四人正好可以坐下。 “点菜吧!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要跟我客气。

”张炎十分大方,老头子离开之后,上的顽疾也解除了,此刻内心的兴奋之不知该如何表达,热的招呼着三女。

点了菜,张炎四人坐在原地等候饭菜的到来,拿着筷子调戏调戏庞焉,在诺澜和柳含烟的前画着圈圈。

“张炎,我发现一个问题?”“有话就说,我不喜欢女人磨磨唧唧。

”“你好,好。 ”“,柳含烟,说的这么直白嘛,心里知就行了。

”“你的脸皮太厚了。

”“我知!”“比城墙还厚。

”“这个我也清楚。 ”“你已经无可救了。 ”“我没病!”“好,算我刚才的话没说,我们吃饭吧!”三苦战,柳含烟自知不是张炎的对手,败下阵来,招呼庞焉和诺澜吃饭,这么好的口才不去说相声,真的是可惜了。

“含烟!我的口才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今未遇到对手,你这是自讨苦吃。

”柳含烟冷笑,她才不相信张炎说的话,要是把自己的大师姐来,要是和张炎吵起来,不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只可惜大师姐从来不离开师门半步,两人见面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小妞,三百块,今天晚上要不要陪陪哥哥,不行的话就五百,哥哥喜欢你,愿意为你花钱。 ”张炎刚拿起筷子,在不他下方一楼的位置,传来了一猥琐的声音,男不男女不女,跟个人妖似得,好奇心促使着张炎透过栏杆俯下子朝着一楼望去,看到一名秀里秀气,穿的花枝招展的男子正在调戏一名穿白衣的良家妇女。

“,小爷最恨这种调戏女人的男人。

”张炎从心里鄙视了一把人妖男子。

“现在马上滚开。 ”女子没有转,语气冰冷的喝。 “,怎么跟老子说话,不过有格,哥哥喜欢就是你这种火爆的脾气,等下我们来玩强的游戏,到时候你一定要大声的!”白衣女子将摆在面前刚刚从火锅里舀出来的热端起来直接撒在了人妖的上,炙热的温度让人妖尖起来,不过很快就被吵杂声音给掩盖下去。 “是不是这种声!”“你敢用热泼我。 ”张炎子打了个冷颤,白衣女子真是太有魄力了,居然敢这么做,从心里佩服她的勇气,鄙视人妖的做。

“现在泼节不是都行用热吗,我这是在祝福你。

”“骂了隔壁,今天不是泼节,老子要灭了你。

”牙滋滋作响,人妖掏出手机就打电话,应该是喊人。

白衣女子没有离开的意思,坐在餐桌上继续吃饭,完全没有将人妖的举放在眼里。

“张炎,你不吃饭在看什么?”“看戏!一楼正在上演良为娼的一幕,吃个饭还能点如此的电影,真是让人。

”“良为娼,张炎,你在说什么?”“一楼有个人妖在调戏良家妇女,却被良家妇女给泼了一热,剧仍在继续,估计人妖已经打电话人了,等下我们就看好戏吧!”有时候张炎觉得,看这些现实的剧比看无聊的电视剧更有,起码这是真实的。 庞焉坐在张炎的一旁,侧过子低头朝着一楼望去,果真见到了一名长相秀气的男子正对着一名白衣女子指指点点。

突然事件往往会引起人的好奇感觉,况且张炎说的天花乱坠,柳含烟索站起子来到栏杆朝着下面望去,当看到白衣女子的背影后,满脸错愕的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