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风烈烈,纵情成火霍谨,云舒 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3
  • 10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情风烈烈,纵情成火》主角霍谨,云舒,是为爱发电最新完结的短篇小说,霍谨,云舒小说讲述了我是云舒,也是舒云。 我是霍谨的前妻,也是霍谨的地下金丝雀。 我爱他,也恨他。 我曾疯

情风烈烈,纵情成火霍谨,云舒 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

《情风烈烈,纵情成火》主角霍谨,云舒,是为爱发电最新完结的短篇小说,霍谨,云舒小说讲述了我是云舒,也是舒云。 我是霍谨的前妻,也是霍谨的地下金丝雀。

我爱他,也恨他。

我曾疯狂的追寻过他的爱,也利用了他的爱,让他疯魔。 精彩章节他的眸色一凛,扼住我的咽喉,低声嘶吼道:“你-不-配!”“凭什么!”我咬着牙看向他,霍谨的如刀子般的目光扫过我,让我浑身不由得一颤,他的唇角扬起一抹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有了孩子,拿孩子威胁爷爷让我不能跟你离婚?”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从不知道在这个男人眼里我竟是如此肮脏不堪的存在。 我的心里泛上一丝寒意,嘴上却不断吐出伤人的话来:“如果你不给我孩子,我不会跟你离婚!”“我不跟你离婚,云珊就不能名正言顺的嫁进来,她未婚先孕,给你做情人,你觉得爷爷会让她进门么!”我大吼着同他讲,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快死了的缘故,我显得格外有勇气,我盯着面前的他,咬紧了牙。 面前男人的眸子变得愈发深邃,冷冷的,仿佛要洞穿我的心脏。 我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可却又定定的站了回去,在心底安慰:都是快死的人了还怕他做什么,我只想要一个孩子,仅此而已!想着,我勉强平复了情绪,面对他道:“我不会用孩子威胁你,我只想要一个孩子!”我只想要一个孩子,一个有着我们血脉的孩子,让他能够代替我在未来陪着我心爱的男人!我的身子早已是风中残烛,我知道自己没有几天好活。

我承认,我是个自私的母亲,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却没办法照顾他看着他长大,甚至……我将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理由都十分可笑——是为了让我心爱的男人能记得我,我的血脉能代替我陪着他!我咬着牙,看着面前的他:可他却这般绝情!我不能退,不能!霍谨的目光越发阴沉,旋即突然的笑了一下,我慌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笑得这般突然,某种不好的预感猛地涌上心头,我下意识的想躲,却被他猛地抓住头发,紧接着整个人摔在了茶几旁。 疼痛顺着我的脊背额头传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欺身上前,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一惊,我被他大力的按在身后的茶几上,冰凉的感觉顺着我的脊背不停的往上爬,渗出我一身的冷汗,我哆哆嗦嗦的看着他,脖颈上冰凉的大手弄得我几乎无法喘息。 “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孩子?”“……是。

”“我告诉你,你不配,你这辈子只配给我上,如果你不老实吃药,老实堕胎,你生下那个杂种我就当着你的面剁了他!”我扣着他的手,妄图挣开他的钳制。

疼……好疼……我会死的,马上就会。

刚刚堕胎完,我的身子根本经不住这样的折腾,肺腑间满是腥甜。 “恩?云舒?你刚刚不还一幅非要我上的下贱模样么?”我听不清他的话,靠最后的意识用力的打他的胸膛,可却半点也无法将他撼动,我哭着,疼着,求着……“霍谨,你放开我……”霍谨低下头用力的咬住我的肩膀,他的手带着恨意掐着我,几乎要将我的骨头揉碎捏断。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疼,口中的血腥味不停的往上翻,我的眼前一阵黑一阵白,连我自己都分不清不停旋转,我用力的,试图看清我身上的男人,用力的想要抱他。 这场噩梦一样的占有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我再也无法挣扎,连喊叫的力气也全部丧失,霍谨才放过我。

我像是一条死狗,躺在空旷的大厅里。 窗外电闪雷鸣,透过落地窗将我照得通透。

眼角的泪早已干涸,鼻腔里不断溢出血来。

我知道,我会死,很快的。

今天我去堕胎,医生告诉我,因为之前为霍谨做骨髓移植,再加上我的多次堕胎,我已多器官衰竭,只剩下一年可活。

跟他说离婚,想让他公布我们的身份,不过是最后的奢望。 希望能在生命里的最后一刻,陪着我心爱的男人。

可他,却连那么卑微的请求都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