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定乾坤全文免费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4
  • 17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神算定乾坤》精选:因为一缕执念,袁晓月阴魂不散的一直徘徊在末班地铁车厢里,知道朱江没骗自己那缕执念也就烟消云散了,去阴曹地府是她最终的归宿,留恋在人间她早晚有一天得被人给收了,不是王惊蛰也有

神算定乾坤全文免费阅读

《神算定乾坤》精选:因为一缕执念,袁晓月阴魂不散的一直徘徊在末班地铁车厢里,知道朱江没骗自己那缕执念也就烟消云散了,去阴曹地府是她最终的归宿,留恋在人间她早晚有一天得被人给收了,不是王惊蛰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只不过赊刀一脉最讲究天命,轻易不会动手扼杀一切有生之灵,哪怕是曾经作祟过的孤魂野鬼。

赊刀人最讲究天命,源自于赊刀一脉泄露天机太多,他们的掐指一算铁口直断说起来得算是有违天和了,一个人的命都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的,而赊刀人却能一语道破天机,从道上来讲这是犯了五弊三缺。 鳏寡孤独残为五弊,钱命权为三缺,这个世界有它自己运行的规则,赊刀一脉却使这个规则发生了改变,窥破天机之后势必要受到上天的责罚,所以必然会犯五弊和三缺,就像算命的人真算得好的肯定都是瞎子,那是因为老天爷不愿意了,你为太多人看清了前路,最后报应就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赊刀人向来都不会轻易出手,就是免得自己杀生杀灵沾染上太多的因果而消散不掉!能用道理解决的问题,就别轻易动用拳头了,反过来也同样如此,道理讲不通了,有时还得用拳头才行,赊刀人的手里终究是握着一把刀的。 袁晓月烟消云散了后,朱江也解开了自己的心结,王擎也不用担心他梦里再被什么女鬼给缠上了。 一夜过后,隔天上午,王擎和王惊蛰睡了一大觉从酒店里出来了,就隔了一天晚上王擎的脸色就好了不少,乌黑的眼眶都下去了,人看来也不那么萎靡不振了。 “回去后,吃点东西补补自己的精气神,把身体调理一下不然你跑不了要病几天了”王惊蛰嘱咐了他几句后掉头就走了,两人萍水相逢缘分差不多到这就算完了。 “唉,先生,先生那个什么我问你个事呗?”王擎迈着小碎步尾随了上来。 王惊蛰瞥了他一眼没吭声,王擎接着说道:“你缺徒弟不?你看我是不是样貌出众,根骨清奇的,有没有跟你学艺的天赋呢?”“这个我真没看出来·····”“好吧,学徒不行的话,打个杂什么的呢,我这人不挑,跟着你管饭就行了”王擎舔着小脸殷勤的说道。 王惊蛰无语的说道:“你不挑,可是我挑,我没看上你啊”“我给钱,给钱还不行么?要多少你说个数”王惊蛰都懒得搭理他了,背着包赶紧就往公交站走,他还得去帽儿胡同那边一趟,王擎一点都不甘心的跟在他后面一阵碎嘴子。

“咱俩也算有缘了,你们这一行不是挺讲究这个的么?相逢有缘就别轻易错过了,您就把我收了吧?”“真的,我看你孤身一人行走江湖也挺麻烦的,打杂助理这活我都能干,你收了我就不行么?”来到公交站点,王惊蛰抱着胳膊等着公交车过来,王擎不甘心的说道:“你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敷衍我一下?”王惊蛰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没看出来我一点都不忙么,我就是不愿意搭理你啊,有点眼力见吧行不行?”王擎憋了半天后,弱弱的说道:“那,实在不行告诉我个电话号吧,以后有事了我好再找你,你要是不给我就一直跟着你不走了”“你能不能要点脸?”王惊蛰崩溃的说道。

“啪,啪”王擎拍着自己的脸蛋子,非常无耻的说道:“这玩意儿多少钱一斤?也不值钱,我要它干什么啊”最终,王惊蛰真拗不过这脸皮厚的能把十万匈奴挡在长城外面的二货了,把自己的电话告诉王擎之后他就欢天喜地的走了。

由于提前解决了王擎和朱江的麻烦,王惊蛰空出了一天的时间,提前来到了帽儿胡同,他估计看四合院的老头也该给冯家的人通过话了,就过来看看今天能不能把账给结了。 进了胡同之后,来到最里面的那栋四合院门前,王惊蛰敲了敲门环,片刻后老头打开大门看见外面的人后就皱眉问道:“你又来了?”“我的话,你告诉冯家的人了吧?”王惊蛰笑着问道。

“你这孩子是不是捣乱呢?什么二十几年前的一把菜刀,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乱搅合,我问过天良了,老爷子从来都没有交代过什么,你赶紧走吧”老头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声,就要把门关上了。 “啪”王惊蛰单手撑着院门,皱眉说道:“你把我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过去了?”“哎呀,我不是说了么,你别在这胡闹行不行?”王惊蛰眯着眼睛说道:“那我还有句话你再传给冯家的人一遍,不认账的话,有什么后果他们就得自负了”“出胡同右转三百米,是帽儿胡同派出所,我报了警的话警察不用两分钟就能过来,你信么?”“呵呵,好······”王惊蛰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一甩长袍右手从包里拎出一把菜刀,突然甩手猛地就朝门廊上的牌匾掷了过去。

“唰”菜刀脱手而出,直奔门上牌匾飞去后“噗”的一声闷响,半截刀身居然径直就插了进去,深有二十公分左右。

上好的实木牌匾就跟一块豆腐似的,被王惊蛰干脆利落的就插了一刀。

菜刀不偏不倚的就插在了冯宅两个大字中间。 老头惊愕的看着他,半晌才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眼牌匾上的菜刀,惊怒的指着他吼道:“你丫的找事是么?”“后果自负!”王惊蛰掷地有声的扔下一句话后扭头就走,根本不管身后老头的怒骂,片刻后他穿着长袍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胡同口。

赊刀一脉,卜问前路,本就有伤天和,可赊可欠却没有赖账不还的道理。 老头跳着脚骂了半天,然后才回到院子里搬了一把梯子过来,想要把牌匾上的菜刀给摘下来,但他伸手扯了半天,那把菜刀插的仍然纹丝不动,根本就拽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