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流苏遇上向南1200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2
  • 10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他和她,还在同一条漫长的路上蜗行摸索。 他是《奋斗》中的向南,她是《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在城市高楼割裂成的迷宫里,他们忘了是怎么相遇,怎么相识,怎么聊得那么激烈,怎么用逾越了近一个世

当白流苏遇上向南1200字

他和她,还在同一条漫长的路上蜗行摸索。 他是《奋斗》中的向南,她是《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在城市高楼割裂成的迷宫里,他们忘了是怎么相遇,怎么相识,怎么聊得那么激烈,怎么用逾越了近一个世纪的共鸣震颤了天边的斜阳又怎么从霉烂的织金的梦中醒来。

一小时前——“凭什么,凭什么,我媳妇她凭什么啊!”向南甩着肥大的牛仔外套,让声音畅快地冲出去,惊飞了藏在树后的一窝麻雀,“她凭什么要求我日不能息夜不能寐地给她挣钱啊,她凭什么天天拿房贷和生孩子来压我啊——我是我自己,不是她的金库钥匙!”流苏习惯了低垂的双眼也终于敢迎上跳跃的斜阳:“还有我男人,伊说什么凡人不能保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啊,不就是想要我这个人又不肯为我负责么——真是顶自私的人!”“太对了,就是自私!”向南的右拳砸到左掌上,“这种人你怎么还不和他分手?”……天空像萧条的酒店中沉重的老窗帘,刚被一阵风搅得尘土飞扬又被一片潮气侵得斑驳陆离。

“分手”是这两个人从未安到自己身上的词。 潜意识里他们觉得,迟早有那么一天,她不再把他当作婚姻的盈利;迟早有那么一天,他不再和她讨价还价。 潜意识里他们觉得,迟早有那么一天,无论情侣、夫妻都会把对方当作“自己人”,不再细数二人世界中的得失——毕竟,那是深爱中的两对啊。

只是那“迟早”的一天,还有多迟、会有多早?一时的语塞中,一幢幢楼房的影子如初秋里残存的夏意,被渐渐冰冷的夕阳扯得老长。

半小时前——“凭什么,凭什么,白流苏你凭什么啊!”向南挥舞着牛仔外套,眼里似有燃烧一切的温度,“你男朋友不过是想要一个真心对他的人,不过是想避免一场靠物质维系的婚姻,你凭什么这么斤斤计较啊?”“那侬呢?”流苏激动地瞪着向南的背影,长长地睫毛一弯一弯,“伊不过是希望侬负起丈夫的责任,给伊一份安全感,让伊晓得侬未来的人生计划中是有伊一份的——难道侬当真什么都不愿给伊?”流苏的话轻轻滑出,绵绵地缠绕上一幢又一幢楼房,一栓又一栓窗棂,一树又一树晚霞。

两人惘然,默然。

明明爱着,明明希望共度风雨,自己对得到的东西锱铢必较,却吝于付出——这是为什么?一时的语塞中,行道树梢尖的影子如初秋里疲倦的蝴蝶,在夕阳中一摆,一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