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地煤炭吃紧价格上涨 煤电博弈进入年底定调关键期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0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局地煤炭吃紧价格上涨火电企业近半亏损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多地调研了解到,今年电煤价格全程高于国家发改委规定的绿色区间,当下供暖季局部地区出现供应吃紧的态势。 而受累于此,火电

局地煤炭吃紧价格上涨 煤电博弈进入年底定调关键期

  局地煤炭吃紧价格上涨火电企业近半亏损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多地调研了解到,今年电煤价格全程高于国家发改委规定的绿色区间,当下供暖季局部地区出现供应吃紧的态势。

而受累于此,火电行业亏损面接近一半,预计全年累计亏损数百亿。   眼下,年底2019年煤电合同的签订正陆续展开,这将是决定明年市场基调的关键期,煤电双方博弈加码。 业内人士呼吁明年去产能避免一刀切,相关部门需出台政策,加快改革。

  局地煤炭吃紧  价格涨出“绿色区间”  作为燃煤管理部部长,宁志强最近很忙,正在跟几家煤矿协商采购的问题。

他所在的内蒙古上都电厂与胜利煤田签订了1350万吨的长协合同,但由于今年用煤总量增加,目前还存在130万吨的用煤缺口,库存长期处于7天左右,近期最低则降至2天,而正常水平应该是15天。

  这种供应紧张的态势并不是个例。

进入供暖季后,受去产能、东三省保供、铁路运力有限、煤化工等新建项目增加用煤量等多重因素影响,煤炭大省内蒙古特别是蒙东地区煤炭供需矛盾日益突出,部分电厂电煤库存较低,仅有2至3天用量。   宁夏有着类似的情况。

随着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煤电、煤化工等煤炭转化项目建设规模不断扩大,宁夏煤炭需求快速增长,供应缺口进一步扩大,预计2018年达5000万吨。

  与此相对应的,是煤炭价格保持高位运行。 重点企业神华宁煤集团1-10月综合价(含税)元/吨,同比增加元/吨。

宁夏电煤基本价为340元/吨;无烟精煤元/吨,同比增加元/吨;烟块煤元/吨,同比增加元/吨,烟末煤元/吨,同比增加元/吨。   宁夏自治区发改委能源行业管理处副处长海瑞说,从去年到今年,煤炭供需关系比较紧张,所以煤炭价格处于上升趋势,虽然局部地区、个别时段煤价有所下降,但是大趋势是上涨。 现在,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等4省区要保证全国20多个省的煤炭供应。   作为煤炭市场风向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今年来也是高位波动运行。 11月28日最新一期报收于571元/吨,环比上涨1元/吨。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根据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反映电煤采购综合成本的CECI5500大卡综合价前三季度波动区间为571-635元/吨,各期价格都超过了《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规定的绿色区间上限。   火电企业近半亏损累计超百亿  宁志强表示,近两年煤炭供应偏紧导致煤价一路上涨,上都电厂长协煤价格约为140元/吨,明显低于市场价,尽管长协煤对市场稳定起了很大作用,但价格也在不断攀升。

电厂生产成本不断增加,利润空间正在被压缩,不少电厂都处于亏损状态。   宁夏一家电厂的计划营销部主任介绍说,由于近80%的发电成本都在煤炭燃料上,电厂连续两年亏损,去年亏损亿元,今年预计亏损亿元。

宁夏的煤价在全国属于中低水平,但是上网电价是全国最低之一,电价也一直没有调整,火电企业都不太好过。

  《报告》初步测算,前三季度全国发电行业因电煤价格上涨导致电煤采购成本同比提高近400亿元。

叠加电价调整滞后、利息压力加大、产能利用率低等原因,1—8月,火电行业资产利润率仅为%,全国火电亏损面为%。

  “我们火电板块每个月亏10亿元,今年效益很差,四处削减开支。 ”某发电央企人士预计,2018年全年火电板块亏损额远超百亿元。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课题组调研的山西省火电企业中有83%亏损。 此前有媒体报道,四川火电处于全行业亏损的状态,至少一半电厂的负债率达到100%,其中部分企业超过150%,安全、环保改造等日常运维的资金缺口巨大。

  这种影响也扩展到产业链。 宁夏一家碳化硅企业负责人说,煤价从2016年每吨240元涨到现在每吨340元,电厂给企业的让利也从每度优惠3分至5分,到现在每度只能优惠3厘至8厘,企业一年下来多掏1300万元至1500万元电费,电价优惠少了,企业用电成本升高,下游产品肯定也要上涨。

  煤电博弈明年市场定调  明年的市场基调如何,是当前众多业内人士最为关心的议题,煤电合同的签订至关重要。 按照惯例,这项工作将在年底展开,除了煤电企业自行组织订货会,在国家发改委的指导下,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将在12月5日召开2019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届时将组织部分企业集中签订三年期及以上煤炭中长期合同。   作为稳定电煤供需关系和价格波动的“压舱石”,电煤中长期合同的签订、履约情况成为国家发改委监管的重点。

国家发改委2017年发布的《关于加快签订和严格履行煤炭中长期合同的通知》要求,签订的年度中长期合同数量占供应量和采购量的比例达到75%以上,合同的履约率不低于90%。   有业内人士指出,签订明年合同时,煤电双方博弈会加强,电厂将想方设法多采购长协煤,从而打压市场价格,煤企尽量变相降低长协煤投放量,抬高市场价格,由此造成市场价格波动频繁。 宁志强判断,明年电厂长协煤价格可能会上涨10元/吨左右。

  中电投先融期货日前开展的调研结果显示,大型煤企通过垄断从市场采购现货,并将年度长协煤、月度长协煤及现货捆绑销售给电力企业,目前各发电集团正联合寻求国家发改委对2019年中长期合同签订进行协调,解除大型煤企的捆绑销售。

  海瑞建议,考虑到先进产能的具体生产情况,能否不再对产能一刀切,推出弹性生产的政策,以释放先进产能,有效增加煤炭供给。 内蒙古自治区煤炭处人员建议,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快未批先建煤矿项目审批手续办理,争取早日依法合规生产建设,缓解煤炭紧缺局面。

此外,帮助协调沈铁局、呼铁局加大煤炭运输调度,增加外运车皮和排空车数量,及时提升运力以适应煤矿调峰季的特点。   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副总工程师李盛表示,要解决地区煤炭供应紧张问题,建议鼓励煤炭产地的企业与煤炭需求大的地区进行合作,建设储煤基地,设立调峰煤矿,实现煤炭供应的动态平衡。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课题组专家建议,加快电力体制的综合改革,实现电力公益性与商品性的有效兼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