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会 学会人物 一生赤子 一代名医——记中华医学会的同龄人、胸心巨擘苏鸿熙教授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0
  • 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2018年7月31日,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首届主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外科苏鸿熙教授逝世,享年104岁。 苏鸿熙教授是我国心脏外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被誉为“医学

中华医学会 学会人物 一生赤子 一代名医——记中华医学会的同龄人、胸心巨擘苏鸿熙教授

  2018年7月31日,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首届主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外科苏鸿熙教授逝世,享年104岁。

  苏鸿熙教授是我国心脏外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被誉为“医学界的钱学森”。 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1949年赴美留学,1956年学成后突破重重阻碍辗转回国,1958年在中国开展第一例体外循环心脏直视手术,1963年应用人造血管进行主动脉-颈动脉搭桥手术,实现了新中国外科手术革命性的飞跃,为无数先天性心脏病、大血管病患者带来福音。

“一生赤子,一代名医!”这是和苏鸿熙共事过的人们对他共同的评价。

苏鸿熙教授赴美留学梦成真  1949年4月,在时任南京市市长刘伯承的大力支持下,苏鸿熙等4位南京大学医学院医生赴美留学。

在驶往美国的客轮上,他写下一首明志诗:南大六年学医路,毕业踏上抗战途。 赴美留学梦成真,幸得市长相帮扶。

客轮载我赤子情,祖国恩情心中驻。

籍此小诗明鸿志,学成归来酬故土。   在美国留学7年,苏鸿熙先后在4家医院学习,并逐渐开始研究心血管外科领域刚刚出现的新技术——体外循环心脏直视手术。 为了掌握体外循环手术以及体外循环机的性能和使用方法,苏鸿熙夜以继日地学习和研究。

天道酬勤,至1956年,他已成为具有一定声望的心外科医生。

学成之时,他回国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并花5000美元自费购买了两台心肺机准备带回中国。   然而,美国移民局官员找苏鸿熙谈话,不希望他这样优秀的人才回国。 美国联邦调查局甚至把他带到总部审讯,“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以正常途径回国不可能了,只能寻求另外的办法。

最后辗转6国,耗时52天,行程近10万里,他终于完成了那句“学成归来酬故土”的承诺。 “作为一个男子汉,事业应该在祖国。 我是铁杆,就是始终都要回到祖国,我从没想过留在美国。

”苏鸿熙说。

学成归来酬故土  回国后,苏鸿熙夫妇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的热情接待,回国路费可以报销,心肺机可按原价折合成人民币予以补偿,至于就职去向,北京所有的医院任选。 但苏鸿熙拒绝了这些好意,“我回来是报效祖国的,不是来做买卖的。

”他说。

得知母校与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合并了,苏鸿熙决定去位于西安的第四军医大学报到。

就是在这里,他掀开了中国心脏外科崭新的一页。   1957年,苏鸿熙利用从美国带回的两台人工心肺机建起实验室,同年5月应用心肺机进行体外循环动物实验。 1958年6月26日,他成功为一名心脏室间隔缺损的6岁儿童进行了中国首例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手术,翻开了新中国心脏外科的新篇章。 苏鸿熙教授(右三)手术中  从1958年6月到1966年6月,苏鸿熙和心外科团队的手术成功率由初期的76%上升到接近100%。

1963年,苏鸿熙在国内首次成功应用人造血管进行主动脉-颈动脉搭桥术。 这项新技术又一次震动了中国医学界,给千万患者带来了福音。 苏鸿熙还在心内直视手术的心肌保护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提出人工心肺机的结构要求和体外循环钾代谢规律及分段补钾方法。

1972年,在周恩来总理和总后勤部领导的关心下,苏鸿熙调入解放军总医院工作,从动荡岁月中抽身的苏鸿熙再次投入到体外循环手术的研究和实践中。 匠者仁心爱无限  在解放军总医院,同事们眼中的苏鸿熙不仅是一名医术高超的胸心外科专家,而且是一位对患者极端负责的仁医,许多人至今对他临床上的几个故事印象深刻。

    体外循环手术后,苏鸿熙要观察患者的排尿量,判断体内循环等功能是否趋向好转。

“患者的接尿瓶在床底下,苏主任为了准确起见,整个人趴在地上,让目光平视液面读瓶子上的刻度。 ”麻醉科主任医师宋运琴弯着腰模仿说。 那时,苏鸿熙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专家了。

  作为专家,苏鸿熙抢救了多少垂危病人,谁也记不清,但他当“赤脚医生”的佳话,一直在解放军总医院流传。 那是一个周末之夜,苏鸿熙正准备睡觉,接到病房值班室打来的电话,说科里刚刚收住一位患者,病情很严重,病况很复杂,请他马上到病房实施抢救。 苏鸿熙撂下电话,顾不上穿袜子,套上鞋就往外冲。

刚出楼门,一只鞋子甩丢了,他顾不上寻找,继续奔跑。 赶到病房,他立刻诊断病情,旋即安排手术,由于抢救及时,手术顺利,病人得救了。

术后,同事们风趣地对他说:“苏主任,您今天可当了回‘赤脚医生’了。

”苏鸿熙诙谐地回答:“不对,是‘半个赤脚医生’。

”严师诚心育栋梁  苏鸿熙教学是出了名的严苛。 做他的学生,没有强大的内心很难“过关”。

但很多人都知道,苏鸿熙对学生的严厉,出自他的诚心。

“苏老要求我们的论文必须做到内容新颖详实,论证清晰易懂,文字还得顺畅,然后再由他反复修改,有的修改多达七八遍。 ”作为苏鸿熙的“关门弟子”,余翼飞深有感触。

苏鸿熙教授整理材料  早在改革开放之初,苏鸿熙就意识到中外医学交流的机会将越来越多。

于是,他每星期利用一个晚上和周末上午给科室中青年医生上英语课,还让学生每天清晨到院外一边散步一边练口语和听力。

学生们调侃称之为“马路英语学习班”。 正是由于苏鸿熙的远见卓识,在20世纪80年代的两次国际性心外科学术会议中,中国的心外科医学得到了国外同行的高度认可。

近百入党了夙愿  除了医治苍生,苏鸿熙的一生还有一个不懈的追求——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年回国后,苏鸿熙当即写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一夜深思后,他又将申请书锁进了抽屉——我还没有为党做什么工作!此后,由于诸多因素累积,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老人入党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 苏鸿熙教授入党宣誓  2013年6月26日下午,他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 解放军总医院金沟河干休所第三党支部召开会议,正式吸收他入党。 2013年7月1日,解放军总医院金沟河干休所内,138名老党员伫立在苏老身后见证。 “我宣誓……”3个字刚出口,苏鸿熙已是泪流满面。 在其他党员的帮助下,他艰难地抬起中风偏瘫的右臂,伸出左手紧紧托住右臂,面对党旗一字一句道出对党的心声。

那双挽救了数以万计病人生命的手,颤颤巍巍地划出弧线,将思想、灵魂的归宿定格在耀眼的党旗之下……  如今,全国已有600多家医院可以开展心内直视手术,每年救治的人数以几十万计。

2018年,恰是我国首例体外循环手术完成的第60年。

一个甲子,中国已经从一穷二白逐渐走向富强,苏鸿熙教授几乎完整亲历了我国心脏外科从无到有、从弱变强的全过程。 1985年8月,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成立,苏鸿熙教授任首届主任委员。 在苏老的带领下,分会一步一步发展壮大。 苏老虽已仙逝,但他为我国胸心血管外科学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永不会磨灭,他一腔热血、专心致志为病人的赤子情怀将永留人们心间。

苏老的精神,是一座永远不朽的丰碑!(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提供资料,中华医学信息导报韩静、左舒颖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