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癸酉本石头记》之二----验证《好了歌》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1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初看《好了歌》,感觉是警示语,刻画了人情冷暖,世事无常。 作者通过甄士隐的解语,向读者进一步具体化,变成整个故事的谶语,然而好事者脂砚斋又给每一句解词进行对号入座,给读者植入了固定思

我读《癸酉本石头记》之二----验证《好了歌》

  初看《好了歌》,感觉是警示语,刻画了人情冷暖,世事无常。 作者通过甄士隐的解语,向读者进一步具体化,变成整个故事的谶语,然而好事者脂砚斋又给每一句解词进行对号入座,给读者植入了固定思路。

  可是脂砚斋也仅仅读完前80回(从脂批和畸笏叟矫正脂批可以判断,在此不赘述了),对后面的结局也是不很清楚,就匆匆下笔,可想而知也只能是盲人摸象;在《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未公开前,脂批被奉若经文,现在一看,顿感浅薄无知了,当然也太难为脂砚斋了。   对《好了歌》,脂砚斋是茫然的,他只有一句双行夹批:“要写情要写幻境,偏写出一篇奇人奇景来。 ”这句批语是可有可无的;整篇《好了歌》中“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这是一句十分刺眼的词,不读完整部《红楼梦》,都会认为这句是上一句“世人都说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词的延续,《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告诉读者这是在说崇祯皇帝死后,众臣子的去向;幸好脂砚斋未读完全书,否则,不知要砍掉多少人头来。

  甄士隐的解词“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两句,脂砚斋批语更是不得其要;埋葬死去的人,怎么能是送白骨呢?古今绝少这样写,而《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恰恰就是宝玉送白骨,埋完黛玉的白骨后第二晚,宝玉便和宝钗在红绡帐里鸳鸯了。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脂砚斋眉批:”一段儿女死后无凭,生前空为筹划计算,痴心不了。 ”这个批语不知所云;前前后后每一句解词脂砚斋都告诉读者这是指谁谁谁?这么明确的一句却不能对应出是谁来,如果脂砚斋知道了故事的结局,爱剧透的他肯定要这么批:“巧姐、妙玉一干人”。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让人读起《红楼梦》来更添趣味性,更加崇拜作者的天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