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八十五 孝友二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6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 素好施与,有男女失时者,出赀财为之嫁娶;岁凶,老弱之饥者,为糜以食之。 敬益有田仅十六顷,一日语其子曰:“自吾买四庄村之田十顷,环其村之民皆不能自给,吾深悯焉。 今将以田

列传第八十五 孝友二

。 素好施与,有男女失时者,出赀财为之嫁娶;岁凶,老弱之饥者,为糜以食之。

敬益有田仅十六顷,一日语其子曰:“自吾买四庄村之田十顷,环其村之民皆不能自给,吾深悯焉。

今将以田归其人,汝谨守余田,可无馁也。 ”乃呼四庄村民谕之曰:“吾买若等业,使若等贫不聊生,有亲无以养,吾之不仁甚矣,请以田归若等。

”众闻,皆愕眙不敢受,强与之,乃受而言诸有司。 有司以闻于中书,请加旌表。 丞相贺太平叹曰:“世乃有斯人哉!”汤霖,字伯雨,龙兴新建人。 早丧父,事母至孝。

母尝病热,更数医弗能效。 母不肯饮药,曰:“惟得冰,我疾乃可愈。 ”尔时天气甚燠,霖求冰不得,累日号哭于池上。

忽闻池中戛戛有声,拭泪视之,乃冰澌也。

亟取以奉母,其疾果愈。 孙抑,字希武,世居晋宁洪洞县。

抑登进士第,历仕至刑部郎中。

关保之变,挈父母妻子避兵平阳之柏村。

有乱兵至村剽掠,拔白刃吓抑母,求财不得,举刃欲斫之。 抑亟以身蔽母,请代受斫,母乃得释。

而抑父被虏去,不知所之。 或语之曰:“汝父被驱而东矣,然东军得所掠民皆杀之,汝慎无往就死也。

”抑曰:“吾可畏死而弃吾父乎?”遂往,出入死地,屡濒危殆,卒得父以归。

石永,绍兴新昌人。 性淳厚,事亲至孝。

值乱兵掠乡里,永父谦孙年八十,老不能行,永负父匿山谷中。

乱兵执其父,欲杀之,永亟前抱父请以身代,兵遂杀永而释其父。

王克己,延安中部人。 父伯通殁,克己负土筑坟,庐于墓侧。 貊高纵兵暴掠,县民皆逃窜,克己独守墓不去。 家人呼之避兵,克己曰:“吾誓守墓三年,以报吾亲,虽死不可弃也。

”遂不去。 俄而兵至,见其身衣衰绖,,曰:“此孝子也!”遂不忍害,竟终丧而归。 刘思敬,延安宜君人。 事其继母沙氏、杜氏,孝养之至,无异亲母。

父年八十,两目俱丧明,会乱兵剽掠其乡,思敬负父避于岩穴中。

有兵至,欲杀思敬,思敬泣言曰:“我父老矣,又无目,我死不足惜,使我父何依乎?”兵怜其孝,不忍杀,父子皆免于难。 吕祐,字伯通,晋安人。 至正二十六年,郡城破,有卒入其室,拔白刃胁其母林氏索财宝不得,挥刃欲斫母。 祐急以身蔽母,而夺其刃,手指尽裂,被伤仆地。 良久而苏,开目视母曰:“母幸无恙,我死无憾矣。 ”遂瞑目死。

周乐,温州瑞安人。 宋状元坦之后,父日成,通经能文。

海贼窃据温州,拘日成置海舟上,乐随往,事其父甚谨。 一日贼酋遣人沉日成于水,乐泣请曰:“我有祖母,幸留父侍养,请以己代父死。 ”不听,乐抱父不忍舍,遂同死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