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艾伦·科林斯作品集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6
  • 18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 从一开始,神秘与争执就伴随着泰坦尼克号的沉没走入历史。 这艘世界上最硕大、最奢华的蒸汽船船上一等舱的乘客都是当对世界上的名人英国邮船泰坦尼克号,于一九一二年四月十日的

马克思·艾伦·科林斯作品集

·  从一开始,神秘与争执就伴随着泰坦尼克号的沉没走入历史。 这艘世界上最硕大、最奢华的蒸汽船船上一等舱的乘客都是当对世界上的名人英国邮船泰坦尼克号,于一九一二年四月十日的白天开始它的处女航。

在撞上了被上帝或者命运之手安排的,用以向天真地认为它永远不会沉没的人们挑战的冰山之后,于四月十四日夜晚与十五日凌晨永远地结束了它的航行。 ·  低飞的水上飞机好像镶嵌在大海中的钻石,闪烁着光芒。

海水越来越蓝,继而转为灰白,在珊瑚礁和沙滩上,甚至变成了白色;浅浅的水域一时像祖母绿宝石,一时又红艳如中国礼服,然后,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又转成了深蓝色。

我们的飞机就要登陆了,能清晰地看到陆地上的凸凹不平。 这片地域明显地带有未被人类开发过的痕迹两三个世纪前,海盗曾隐藏在这里,给这片海域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

·  当时我正巧没有值勤,忙中偷闲地坐在南克拉克大街上的一家非法酒店里喝着我心爱的朗姆酒。 正在这时,两名身穿大衣、头戴鸭舌帽的男人进了酒店,旋风般地向我这边冲来。

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腋下的那把勃朗宁手枪,不过当他们走到我眼前的时候,我认出了这两个来势汹汹的家伙:兰格和米勒,他们是市长大人的两个跟班。 我跟他们并不太熟,不过这城市的每个人都认识他们:哈里兄弟哈里·兰格和哈里·米勒。

·  稳稳地靠在玛鲁鲁号汽船的舷杆上,那个打着黑领结、身着白色夜礼服的英俊小子风度翩翩,就像复苏了的箭牌衬衫广告画上的模特,此刻他正心满意足地凝视着粼粼波光,银色的月光均匀地铺洒在无尽的水面上。

时而,薄薄的水珠会轻溅到他那张轮廓鲜明的脸上,时而,依偎在他怀里的年轻美貌的社交新秀会送上甜甜的一吻,她那玲珑的曲线在深蓝色的夜礼服下清晰可见,这温润的夜晚、这凉爽的季风怎会不激荡起华服下少女的芳心?·  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想到她了,至少有一个星期,直到那个可恶的德克萨斯佬来拜访我,同时搅动起我对往昔的回忆。

即使时隔这么多年,仍有一些偏执狂试图去寻找她。

对于所有那些新闻媒体对她的提及家形式。 把公民分为三个等级:统治阶级、武士阶级、劳动,我不为所动,我只想把真正的她保留在我的脑海里,不仅仅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也不仅仅是一个历史之谜,而是一个人,一位朋友,一个令我怀念的女人。

随着年岁的增长,你会越来越感受到这种怀念带给你的酸甜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