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核工业的苦难人生 ——诡谲无常,卑鄙下流的中核总8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6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我要特别说明一下清华工物系在中核总的作为。 文革后期有几批工农兵大学生学习的是工物系,也就是工程物理系,也就是核工业的相关专业,我所在的工程也于70年代末分配来了几批这个专业的大

我在核工业的苦难人生 ——诡谲无常,卑鄙下流的中核总8

    我要特别说明一下清华工物系在中核总的作为。

文革后期有几批工农兵大学生学习的是工物系,也就是工程物理系,也就是核工业的相关专业,我所在的工程也于70年代末分配来了几批这个专业的大学生,学识如何我不说你们也会知道。

  到了78级又有几批于80年代中后期来到这个工程,我回到这个工程的时候,不可否认,他们也在为工程工作,当时的装置已经进入过渡机型了,他们为运行多少做过一些贡献。 史QF、刘浩杰、雷增光等就是这个时期进入核工程的。

  事实求事地说除了雷增光学有所成以外,别人真的乏善可陈,他们清华学子的表现就如工业文盲一般,所以我真的对清华工物系的学科设计不敢恭维,最近我才有空关注这个专业的学科设置,还罢了,但是当年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完备的学科设计。   这期间工程上的工程笑话最多的也就是关于史QF等的,对了,他很会游戏,活着如当年会蹴鞠的高俅,跑“马”遛狗他都喜欢。

我对他们的印象就是,一些核心工程技术,他们都并没有沾边,比如前面提到的那套德国数控设备等等。

  他们的专业恐怕就是他们的所长吧,这一点我不懂,所以也不知道,但是我真的很藐视他们的技术。 比如结构件断了,你想应该对接焊上,还是搭接焊上?这是一个简单的工艺问题吧?再比如一盘大型轴承,如何拆卸,总是一个简单的工艺问题吧?SQF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从这些小事情上看他们学习成就的。   雷增光就与他们不同,雷经常就工程说说自己的想法,也能倾听别人的工艺意见。

非常好学虚心,也不乱发技术指示,虽然他的技术职务一直晋升的比较快。   以上就是我对清华工物系初到工程的印象,以为他们实在是他稀松平常了,所以谁都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情,直至90年代后,他们突然晋级冒泡了,也都不是因为技术技能,而是因为他们背负的哪一纸百无一用的文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