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翻译赏析 感受到大海的时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2
  • 2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古籍】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出自唐诗三百首全集,其作者为唐朝文学家王维。 古诗全文如下: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翻译赏析 感受到大海的时刻

【古籍】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出自唐诗三百首全集,其作者为唐朝文学家王维。 古诗全文如下: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前言】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是唐代著名诗人王维的一首五言律诗。

描绘了幽居山林,超然物外之志趣,因而以接舆比裴迪,以陶潜比自己。

风光人物,交替行文,相映成趣,形成物我一体情景交融的艺术意境,抒发了闲居之乐和对友人的真切情谊。 开头二句写景,着意刻画水色山光之可爱,虽深秋,山依然苍翠,水依旧潺流。 三、四两句,转而写情。 倚杖柴门,临风听蝉,神驰邈远,自由自在。

五、六句又间写景致。 渡头落日,墟里孤烟,地道山村风物。

最后两句再写人情。

接舆、五柳、洁身自好,高风脱俗。

风光无限,加之人物疏狂,令人情趣陶然。   【注释】  辋川:水名,在今陕西省蓝田县南终南山下。

山麓有宋之问的别墅,后归王维。 王维在那里住了三十多年,直至晚年。

裴迪:诗人,王维的好友,与王维唱和较多。   转苍翠:一作“积苍翠”。

转:转为,变为。 苍翠:青绿色,苍为灰白色,翠为墨绿色。

  潺湲(chányuán):水流声。 这里指水流缓慢的样子,当作为“缓慢地流淌”解。   听暮蝉:聆听秋后的蝉儿的鸣叫。

暮蝉:秋后的蝉,这里是指蝉的叫声。   渡头:渡口。

余:又作“馀”。   墟里:村落。

孤烟:直升的炊烟,可以是倚门看到的第一缕村烟。   值:遇到。

接舆:陆通先生的字。 接舆是春秋时楚国人,好养性,假装疯狂,不出去做官。

在这里以接舆比裴迪。   五柳:陶渊明。

这里诗人以“五柳先生”自比。 这两句诗的意思是说,又碰到狂放的裴迪喝醉了酒,在我面前唱歌。

  【翻译】  寒冬过后的山愈加显得郁郁葱葱,那条小河也开始缓缓流淌。 我拄杖倚在我家柴屋门前,和着风的方向听着日暮时分蝉的鸣叫。 夕阳的余晖洒在那渡头上,一缕烟从村里的烟囱中冒出。 又碰上裴迪喝醉了,在恰如陶渊明的我前发酒狂。

  【鉴赏】  这是一首诗、画、音乐完美结合的五律。 首联和颈联写景,描绘辋川附近山水田园的深秋暮色;颔联和尾联写人,刻画诗人和裴迪两个隐士的形象。 风光人物,交替行文,相映成趣,形成物我一体、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抒写诗人的闲居之乐和对友人的真切情谊。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首联写山中秋景。

时在水落石出的寒秋,山间泉水不停歇地潺潺作响;随着天色向晚,山色也变得更加苍翠。

不待颔联说出“暮”字,已给人以时近黄昏的印象。

“转”和“日”用得巧妙。 转苍翠,表示山色愈来愈深,愈来愈浓;山是静止的,这一“转”字,便凭借颜色的渐变而写出它的动态。

日潺湲,就是日日潺湲,每日每时都在喧响;水是流动的,用一“日”字,却令人感觉它始终如一的守恒。 寥寥十字,勾勒出一幅有色彩,有音响,动静结合的画面。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颈联写原野暮色。

夕阳欲落,炊烟初升,这是田野黄昏的典型景象。

渡头在水,墟里在陆;落日属自然,炊烟属人事:景物的选取是很见匠心的。

“墟里上孤烟”,显系从陶潜“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归田园居之一》)点化而来。 但陶句是拟人化的表现远处村落上方炊烟萦绕、不忍离去的情味,王句却是用白描手法表现黄昏第一缕炊烟袅袅升到半空的景象,各有各的形象,各有各的意境。 这一联是王维修辞的名句,历来被人称道。

“渡头余落日”,精确地剪取落日行将与水面相切的一瞬间,富有包孕地显示了落日的动态和趋向,在时间和空间上都为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 “墟里上孤烟”,写的也是富有包孕的片刻。

“上”字,不仅写出炊烟悠然上升的动态,而且显示已经升到相当的高度。

  首、颈两联,以寒山、秋水、落日、孤烟等富有季节和时间特征的景物,构成一幅和谐静谧的山水田园风景画。

但这风景并非单纯的孤立的客观存在,而是画在人眼里,人在画图中,一景一物都经过诗人主观的过滤而带上了感情色彩。 那么,诗人的形象是怎样的呢?请看颔联:“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这就是诗人的形象。

柴门,表现隐居生活和田园风味;倚杖,表现年事已高和意态安闲。 柴门之外,倚杖临风,听晚树鸣蝉、寒山泉水,看渡头落日、墟里孤烟,那安逸的神态,潇洒的闲情,和“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归去来辞》)的陶渊明不是有几分相似吗?  事实上,王维对那位“古今隐逸诗人之宗”,也是十分仰慕的,就在这首诗中,不仅仿效了陶的诗句,而且在尾联引用了陶的典故:“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陶文《五柳先生传》的主人公,是一位忘怀得失、诗酒自娱的隐者,“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

”实则,这位先生正是陶潜的自我写照;而王维自称五柳,就是以陶潜自况的。 接舆,是春秋时代“凤歌笑孔丘”的楚国狂士,诗人把沉醉狂歌的裴迪与楚狂接舆相比,乃是对这位年轻朋友的赞许。 陶潜与接舆──王维与裴迪,个性虽大不一样,但那超然物外的心迹却是相近相亲的。 所以,“复值接舆醉”的复字,不表示又一次遇见裴迪,而是表示诗人情感的加倍和进层:既赏佳景,更遇良朋,辋川闲居之乐,至于此极啊!末联生动地刻画了裴迪的狂士形象,表明了诗人对他的由衷的好感和欢迎,诗题中的赠字,也便有了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