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灵井烁,陆君瑶全文章节目录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4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完结版《阴夫诡爱》是由南柯铭钥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丘灵井烁,陆君瑶全文章节目录,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真想弄死他算了,不帮就不帮,笑话我会求他吗。 .

完结版《阴夫诡爱》是由南柯铭钥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丘灵井烁,陆君瑶全文章节目录,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真想弄死他算了,不帮就不帮,笑话我会求他吗。 ...第二天,忍着疼痛,走出了这栋古宅,才知道这里真心的荒僻,方圆都是空地,就是看不见一条大路。 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是醉了。 井烁走到我身后,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白了他一眼,心里慰问了一番,他的祖宗十八代,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可我现在要怎么离开这里,我不见了徐阳家人一定很着急吧。

四处张望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全都是绿油油的草地,用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回过头问井烁,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他却耸了耸肩,吐了句:“你求我!”我真想弄死他算了,不帮就不帮,笑话我会求他吗。

“你就帮帮我吧。

”我眨巴着眼睛,嘟囔着嘴巴,挽着他的胳膊,嗲嗲的说着。 井烁嫌弃的撇了撇嘴,率先走进了老宅,不到两分钟,开着辆车出来,朝我看了一眼,示意我上车,我慢节奏反应了一下,赶紧坐上了副驾驶。 井烁一边开着车子,冷言道:“我说过,我娶你是受人之托,立下了一年之约,一年之后,你可以留下,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离开我。

”“一年之约?”井烁没有回答我的话,继续幽幽开口道:“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动一动牵有红绳的无名指,我便能得知。

”我低头摸了摸无名指,心想着有那么神奇吗,便动了动右手无名指,结果遭到了井烁的白眼,警告我没事别单独动无名指,我“哦”了一声,便不在说话。

不到半小时,车子开到了徐阳家的楼下,临下车前我问了句,托你娶我的是谁,井烁斜视了我一眼,丢下一句,日后你便会知晓。 疾驰而去…无奈的耸了耸肩。

向着徐阳家走去,他家住在八楼,是一栋三户型的,门铃刚响一声,徐阳他妈妈就把门打开了。 看了我一眼楞住了,随后将我拽了进去,还没等我站稳了脚,徐阳妈骂了我句扫把星,徐阳闻声从卧室走了出来。 我叫了声妈,可徐阳妈不领情,说他受不起这声叫,可我真的没想过要逃婚。 徐阳妈走到沙发前坐下,我换好了鞋子,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妈,你听我解释,真的是误会。 ”话音刚落。

他妈妈连踹带推的,把我推到了地上,“妈,你怎么能这样?”徐阳走到我身后,将我扶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徐阳妈很是激动,立刻跳了起来,指着我大骂,骂我不要脸,扫把星丢了他徐家的脸,还敢不要脸的回来,说她后悔答应了这门婚事,总之骂了很多难听的话,骂着骂着一步跨到我面前,对我又是掐,又是动手打,一掐掐在了我大腿上,连掐了好几下。 我被徐阳护在身下,疼的我不敢还手,一边一边的求她听我解释,越是这样,他妈妈下手就越狠。 混乱的推攘着,却一不小心把他妈,推坐在了地上,徐阳妈指着我骂:“你这个扫把星,还敢打我了是不是?你这不要脸的女人,逃了婚你还敢有脸回来,我徐家的脸全让你给丢尽了。 ”我客客气气的叫了声妈,她却将我这声妈,呛了回去,“我受不起你这声妈,我徐家积了八辈子德,修了你这么个扫把星。 ”一边说着,坐在地上边抹着泪。

我伸手想要扶起她,“妈,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要逃婚,昨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的…”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徐阳妈抄起身边的鸡毛弹,比我先一步起来,冲着我身上打去,被她打过的地方,是火辣辣的疼,她一边打一边推着我出门。 混乱中,我拽住了他妈妈的胳膊,“妈,妈,你听我说完。

”“你给我滚!”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徐阳他妈妈的行为,此刻只能用泼妇来形容,场面混乱的不行,她硬是把我往外推,“妈,你别打了,别打了,他好歹也是扯了证的媳妇。 ”徐阳妈一听媳妇两字,更加的恼火,打的也更加的重,将徐阳推攘到一边,硬把我推了出去,“明天民政局见。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站在门口,眼泪占据了眼眶,忍着身上的疼痛,不断的敲着门,嘴里叫着妈,求她开门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要逃婚。 说实话,我跟徐阳的感情,很是平淡,他跟我在一起,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或者爱我之类的话,我们两大学时候,也是别人牵线认识的,说起感情基础,其实并不深。

而我一个山村姑娘,只是想找一个好的归宿和依靠。

敲了半天的门,里面没有一点点的回应,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我就像个过街小丑一般,身上穿着昨天的喜服,脚底下踩着一双拖鞋,头发理了理还不算很乱,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看。

我真的不明白,徐阳妈对我的态度,为什么会那么的恶劣,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真是人倒霉,事事都不顺心,好端端的半路杀出个井烁来,本来好好的一场婚事,就让他给搅和黄了。

真是杀他个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解我的心头之恨。

正当我埋头有路之际。 从后面伸出了一双手,捂住了我的口鼻,将我向人少的地方拖行,起先我还拼命的挣扎,渐渐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四肢也使不上劲,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脑袋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四肢也使不上什么劲,相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耳边影影约约传来,男女的交谈声,女的问男人,为什么她还会出现,当初不是说好了给了人,就保证不再出现的吗,男人解释说,他也是拿钱帮别人的忙办事,别的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那她万一知道了,怎么办?”“要不就杀了她。 ”一直没说话的男人,此刻开了口。

而我被捆绑在椅子上,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墙上的倒影,但是看不出是谁,也听不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但依稀就觉得很是耳熟。

我仔细回想着,我这半年中,有没有得罪过谁,还是跟谁结了仇,可我接触的人很少,我能得罪谁。

“这里就交给你了。 ”女人说完,踩着高跟鞋的声音回荡着,影子消失在了墙上,只留下了一男人的身影。

男人走了进来,我立刻闭上了眼睛,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心“噗通!噗通!”的加快跳动。 男人走到我前面停了下来,由于我是低着头的,看不见他的样貌,男人叹了口气。

手触碰在了我的身上,心想不好,这人要干什么。

我猛然抬起头,与他近距离的接触,他没想到我会突然睁眼,吓的将我向后一推。

“啊…”连人带椅子,跌落在了身后的水池里。 水一米五深左右,可我是仰着掉下来的,很快沉到了水底,死死的憋着一口气。 男人吓的趴在了地上,冲着我喊:我不是故意,真的不是故意的,吓的连走带爬的没了影。 我的手脚被捆绑着,根本无法动弹,只期盼有人能来救我,我突然想到了,早上井烁说的那番话,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动了动右手无名指,心里默念着:“救我、救我、”就在我没意识之前,呛了好几口水,一双大手将我捞了起来,身上的绳子,椅子脱落在水里。

“唔~呕~”我紧紧的抱着他,喘着粗气,很庆幸我没有死,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我很贪心,因为我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