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功:谈新作忆往事话文学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韩少功:他们就不怕电脑给你一个查重率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可以肯定,借助机器的写作每发展一步,借助机器的检测手段也会更进一步,将来完全可能出现有关查模(仿)率、查近(似)率、查借(鉴

韩少功:他们就不怕电脑给你一个查重率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可以肯定,借助机器的写作每发展一步,借助机器的检测手段也会更进一步,将来完全可能出现有关查模(仿)率、查近(似)率、查借(鉴)率一类的软件。 有句老话,说天下文章一大抄。

文抄公们过去不少,将来也不少,似乎永远构成了文坛庞大的底部,只是他们钻营成功和挨打出局,其形式都在高科技化,如此而已。

眼下情况是这样,诗歌字数少,比较容易建立大数据样本库,因此机器人写诗似乎进展最快,三、四流的诗人,包括文抄公,可能很快就要没饭吃了,会死得最早。

小说的字数太多,数据库建立不容易,但这个问题也是可望解决的。

到时候小说界的文抄公必因人工智能而暴增,但也必因人工智能而逐步冷却,至少是处处被查,举步艰难,好日子不会太多。 这就是说,不论发展到哪一步,哪怕机器的学习能力不断提升,但仍然只能依托数据库,即数字化的人类经验积累,进行一种跟踪性、低价值的工作。 这当然也意义重大,当然了不起,是历史上继机器替代人类体能之后,机器进一步替代人类的部分智能,特别是逻辑化、技术性、可重复的那一部分智能但愿我们都能紧急行动起来,不再把这部分智能当饭吃。

问题在于,人类永远需要高价值、创造性的工作。 若谈到文学艺术,像莎士比亚、卡夫卡、曹雪芹、鲁迅那种,恰恰是千差万别和千变万化中的天马,是无所依傍和不可重复的唯一,超出了人工智能的机制原理。

数学既不能万能,艺术创作就死不了。 其实,至少到目前为止,不光是文艺,就连餐饮、物流、制造、医疗、建筑、财会、法律等领域,人机结合模式中的引领者和主导者,还是人类优秀的大脑。 人们在某些技术商家的舆论忽悠之下,在工具理性一根筋的狂热面前,大可淡定一点。

这也是我们高度重视人工智能的题中应有之义。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