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翻译及赏析 感情图片下载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2
  • 8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古籍】 《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出自唐诗三百首全集,其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审言。 古诗全文如下: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气催黄鸟,

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翻译及赏析 感情图片下载

【古籍】  《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出自唐诗三百首全集,其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审言。

古诗全文如下: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苹。

  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襟。

  【前言】  《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是唐代诗人杜审言的作品。 此诗写诗人宦游他乡,春光满地不能归省的伤情。 诗一开头就发出感慨,说明离乡宦游,对异土之“物候”才有“惊新”之意。

中间二联具体写“惊新”,写江南新春景色,诗人怀念中原故土的情意。

尾联点明思归和道出自己伤春的本意。 这是一首和诗,采用拟人手法,写江南早春,历历如画。 对仗工整,结构细密,字字锤炼。   【注释】  ⑴和:指用诗应答。 晋陵:现江苏省常州市。

  ⑵宦游人:离家作官的人。

  ⑶物候:指自然界的气象和季节变化.  ⑷淑气:和暖的天气。

  ⑸绿苹(pín):浮萍。

  ⑹古调:指陆丞写的诗,即题目中的《早春游望》。   ⑺巾:一作“襟”。   【翻译】  只有远离故里外出做官之人,特别敏感自然物候转化更新。

海上云霞灿烂旭日即将东升,江南梅红柳绿江北却才回春。

和暖的春气催促着黄莺歌唱,晴朗的阳光下绿萍颜色转深。 忽然听到你歌吟古朴的曲调,勾起归思情怀令人落泪沾襟。

  【鉴赏】  晋陵,唐郡名,即今江苏省常州市。 陆丞相,名元方,晋陵人,武则天时期为相,与杜审言颇有交往。 陆元方有《早春游望》诗寄给他。

因有感于陆元方能够在宦游中赏玩春光,而自己却在异乡为“归思”所苦,于是杜审言将自己的感想结构成篇,作《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一诗以和原唱。   首联“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起笔就从同为“宦游人”的角度来应和陆元方《早春游望》的心理感受,说明只有宦游他乡的人,才对自然界的物象和气候的变化特别敏感。 而诗人与陆元方都同为客居异乡的人,“独”字和“偏”字,既是对陆元方诗中感受的充分肯定,又表现了“宦游人”对于岁月流走的特殊敏感性,显得警拔有力;一个“新”字紧扣题中的“早”字,这两句主要是写情,以共同的感受拉近两人间的距离,但也概括地显示了早春“物候新”的非凡景象,为下文粗笔勾勒了总体画面轮廓。   颔联和颈联,是“物候新”的具体化,展示了题中“游望”的详细内容。

颔联“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是说清晨太阳从东海海面升起,曙光乍现,云气被朝阳折射,变成绚烂的彩霞,布满东方天际,从江北来到江南,忽见早春的江南梅树已经开花,杨柳也遍抽新绿,仿佛梅柳一过长江就染上了迷人的春色一般。 这幅画面紧扣了题中的“望”字。

颈联“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苹”,是说江南那温暖的春的气息,似乎在催促着黄莺婉转早啼;江南那明媚的阳光,也使水中的萍草颜色愈染愈绿。

这幅画面紧扣了题中的“游”字。 这两联中,“云霞”、“梅柳”,“黄鸟”、“绿苹”、“曙”、“春”、“淑气”、“晴光”色彩鲜明,给人春光明媚春意盎然之感,而“出”、“渡”、“催”、“转”四个动词,尤具传神之妙,它们赋予“云霞”等四“物”人格化的性灵,从而使诗歌画面呈现着一种流动的美感,把江南早春的气候变化描摹得淋漓尽致。

  中间这两联在细致生动的景物描写中融注了诗人对江南春光的无比惊慕、喜悦之情。 江南春景越美,但在“宦游人”眼中,越容易引起令人触景伤情的“归思”。 因为更容易引起对故乡春色的回忆,从而也就更能加重身在异乡的客游感。 从诗的总体上加以考察,这两联铺衬“归思”宕然而生,有了它的渲染,才使尾联的“归思”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四句诗二十个字已穷形尽意地绘制出一张江南早春游望图,图中的远景近景层次分明,大景小景相映衬,格局匀称优美,着色明丽和谐。 宋人范晞文在《对床夜语》中说过:“诗在意远,固不以词语丰约为拘。

状景物,则曰‘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似此之类,词贵多乎哉?”他所称赞杜审言的是能“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词约而意丰。

这也正是中间两联诗的精彩所在。

长期“载笔下寮”的诗人,宦游千里之外,置身于良辰美景之中,“虽信美而非吾土”的情思便油然而生。

他以写景来寄情,异乡的景物写得愈美好,怀乡的情思表现得愈沉挚。

诗人善于化景物为情思,为尾联的直抒胸臆作好准备。   尾联“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诗人正陶醉于江南佳景,忽然读到陆元方寄来的格调古朴的游春诗,乡思不禁油然而生,几乎要潸然泪下。 这里一个“忽”字,在突兀中寓有对陆诗表示惊喜的感情,又使上文对江南美景留连忘返的诗情陡转,由兴发而转感伤,由眼前景而勾起归乡情,从而给画面景物进一步浸染了感情的色彩,增强了诗歌的容量和深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