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一回 魔女出山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1
  • 18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白玉燕连忙上前,想要去扶屈彩凤,可是屈彩凤去一伸手,一股子无形的气墙顿时让白玉燕再难向前迈开一步,屈彩凤的嘴角边淌着一股鲜红的血线,低声道:“玉燕,为了你好,别上来,我现在毕竟不是正常状态,什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回 魔女出山沧狼行最新章节

白玉燕连忙上前,想要去扶屈彩凤,可是屈彩凤去一伸手,一股子无形的气墙顿时让白玉燕再难向前迈开一步,屈彩凤的嘴角边淌着一股鲜红的血线,低声道:“玉燕,为了你好,别上来,我现在毕竟不是正常状态,什么时候再次失去控制,走火入魔也不知道,你最好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白玉燕叹了口气,向后退出几步,幽幽地说道:“我倒是宁愿你没练成天狼刀法,这武功邪门地紧,以前师父在的时候,也不能完全控制,我真的很担心你。

”屈彩凤咬了咬牙,沉声道:“好了,玉燕,不要说了,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是事已至此,无法回头了,也许是上天不忍见我们巫山派就这样灭亡,在这样的时候,给予了我惊人的武功,这就是让我向所有害过我们巫山派的人报复的能力!灭我巫山派的,是陆炳,还有锦衣卫和东厂的走狗,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白玉燕的眉头微皱:“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只怕,只怕是无法跟锦衣卫对抗吧,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招纳部众,重新建立巫山派的好。

”屈彩凤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阵凄凉的神色:“玉燕,这事只有交给你了,我的时间不多啦,以前我以为自己还有两三年的寿命,可以慢慢收拾巫山,安排好一切,但现在看来,我体内的寒心丹毒已经提前发作了,恐怕我最多只有一年好活,这一年里,我必须报仇,同时震慑武当,少林这些正道门派,让他们不敢向我巫山派寻仇,我的时间紧张,只有出外战斗,而重整巫山之事,就交给你了。

”说到这里,她的神色严肃,看了看洞口的方向,耳朵抽动了两下,以她现在的高绝功力,可谓当世无匹,任何人的一点异动,百步之内都是清清楚楚,当她确认了附近无人后,才低声道:“锦囊现在还好吧,没有落入敌人之手吗?”白玉燕压低了声音,悄悄地回道:“前夜里我特意回去看了一下,那里一切照旧,锦衣卫在寨内搜了好几天,一无所获,那地方他们根本没有查。

”屈彩凤叹了口气:“这东西实在是致祸之源,看起来陆炳根本不担心我们会用到它,也不知道他的自信何来。 不管它了,等你重建巫山之时,要记得把此物取出,必要的时候,不惜以此起兵推翻狗皇帝。

”白玉燕严肃地点了点头:“玉燕记下了。

”说到这里,白玉燕的眉头皱了皱:“那和武当怎么办?彩凤,毕竟是你走火入魔,杀害了紫光真人啊,咱们不能指责武当要找我们寻仇的!”屈彩凤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转过了头:“我会给武当一个交代,给徐林宗一个交代,但不是现在,现在就算我赔给武当一条命,也于事无补,就算武当肯罢手,陆炳也会趁机再次消灭我们巫山派的,我只有杀了陆炳,消灭了东厂和锦衣卫,威震江湖之后,才能让正邪各派,黑白两道都再也不敢和我们作对,直到那时,我才能向武当以命相抵。 ”白玉燕惊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可以向武当解释,徐林宗一定会相信你的,你是无心之过啊。

”屈彩凤惨然一笑:“无心之过?怎么个无心?我再怎么说,也是因为自己强练天狼刀法,才会走火入魔,在东厂的时候我就失控过,但我还是去了武当,玉燕,将心比心,如果是林宗明知自己有走火入魔的时候,却还是来巫山,然后大开杀戒,这是他用泪水和道歉,我们就能原谅的?”白玉燕无言以对,只能长叹一声:“冤孽,真的是冤孽啊,彩凤,为什么你们明明相爱的一对玉人,上天却要如此残酷地对你们,要你们相爱相杀,不能在一起?老天啊,你实在是太残忍了!”屈彩凤咬了咬牙,沉声道:“玉燕,咱们分头行事,我去收罗各寨,让几个大寨先重归巫山,你先去黄山,那里的天霞谷是师父当年留下的备用基地,让我们有难就去暂避的,把那里建好,再收拢这回大寨里突出去的姐妹们,一个月后,我们要在那里重建巫山派!”白玉燕抹干净了眼泪,点了点头:“好的,这回总寨内的四大堂,张堂主和部下力战而死,钱堂主率部先行离开,而孟堂主,我看到他被陆炳所擒,想必也是凶多吉少,要重新收拢旧部,恐怕得找回钱堂主她们才行了。 ”屈彩凤的眼中杀机一现,一抬头,一股真气脱掌而出,“轰”地一声,生生在地上炸出一个大洞,她恨恨地说道:“什么,钱雁秋竟然敢临阵脱逃?”白玉燕叹了口气:“当时我假扮你,不小心暴露了身份,锦衣卫又是大军逼近,寨中人心惶惶,钱雁秋说被你骗了,不愿意留下来送死,我也没办法强留她们,毕竟,师父当年曾经答应过,巫山派来去自由的。 ”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来去自由是对那些江湖上被招收的分寨,钱雁秋从小就在巫山长大,大难临头却是身为堂主,带着逃跑,没有什么理由可讲,就是叛徒,我们现在要重建巫山,断不能收留这样的叛徒,等老娘再碰到她,一定要把她一巴掌给拍死,不会再让她逍遥在外!”白玉燕的眉头轻皱:“彩凤,咱们毕竟和她也算姐妹一场,别这样,现在巫山要重建,需要的是大家齐心协力,你这样杀了她,只怕其他分寨也不敢来投靠了,如果钱雁秋肯真心悔过,回来效力,还是放她一条生路吧。 ”屈彩凤冷冷地说道:“放她一条生路,还怎么对得起那崖下的数万尸首,怎么对得起你们这些战斗到最后的姐妹?玉燕,如果我们不能惩罚叛徒,就算重建了巫山派,下次再有危难,还是会分崩离析的,这事,你不必再劝了!”她说完,大踏步地向洞外走去:“一个月后,黄山天霞谷再见,如果到时候我没来,你就把谷中的藏宝分给大家,让大家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