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之清明雨上 传统图案珠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1
  • 10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简介 本帖最后由zc周池于2019-6-2020:23编辑立春穿过二月的缺口一颗懵懂的春心站在季节的拐弯处那时年少的山路十八弯八千里路云追着月你的许多细枝末节都和这个春天有关种子有幽居的黑许多脱壳而

二十四节气之清明雨上 传统图案珠

本帖最后由zc周池于2019-6-2020:23编辑立春穿过二月的缺口一颗懵懂的春心站在季节的拐弯处那时年少的山路十八弯八千里路云追着月你的许多细枝末节都和这个春天有关种子有幽居的黑许多脱壳而出的往事把空下来的心反复分割小男孩穿青衣戴青帽扮春官沿街报春山间迷雾一起你迎句芒神并撒豆消灾你喊着一年之计在于春大好年华莫负了好春光好吧我要说的是你就是我的春天这些年我一直以匍匐的姿势和自己周旋我一直回避着一些历史我要在立春这天挺直了腰杆在白雪的锋芒熄灭的二月的刃口上风动云动水动唯我立于原地一动不动雨水太阳到达黄经330°这一天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给母亲剪一匹红绸闷一坛罐罐肉那年我天一生水,你属木,木也生水我们鸿雁传书往来密集那时我们还有突兀的棱角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不懂胡萝卜炖山药可以进补春天现在我们身处险恶江湖却更明了麦浇芽菜浇花的道理冷暖空气频繁交汇大地兀自不肯收走余寒我36度的体温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拥抱只好把一生的雨水落在他乡惊蛰小顽童弹出的落日下滑的曲线击中我们的地平线击中我一身丰满的雨水落在我低迷的赤道那时我是你眼神里飞出的黄鹂鸟谚曰黄栗留、黄莺莺儿僧家谓之金衣公子我们互为彼此,合而为一那时两只思春的虫子有神秘咬合的齿轮更迫近一场令人晕眩的风暴中心那时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 我们南北跨度大半个春天已经爬上来那时雷神有最强的打击力度和归属感的重音我内心的小蛇在你拨动的琴弦上轻轻一颤,醒来你的麦穗在时光的深处,金灿灿的羞涩我的思念不过被春风又搔了一次痒春分民国的春天是否有繁体的美?现在枝头的小桃红开的像简化字树下的人们脆弱而快乐那时你的胃口多么奇怪啊可以吃掉我的腼腆青涩太阳位于黄经零度一些时间的虫子在我们体内作乱两只瓦罐里的蟋蟀斗了个旗鼓相当你脸上春色平分灯笼花破碎尖叫的夜晚我们有十五瓦的灯泡簪花喝酒,野外挑野菜那只少年的风筝献身于时间空气里至今仍在新鲜的滴水我放牧着身体的羊群踏遍青山人未老却又一遍遍回头抹去自身的足迹清明之一花朵绽开四月的皮肤那是我对你层出不穷的小念头在“漫山遍野的要春天‘鸡毛飞上天的日子请容许我自命不凡啊!只要一想起那些被我虚度的好时光我就开始后悔后悔一树矮蔷薇踮起脚尖也眺望不到凤凰木昨日高踏的背影黑夜还可以一黑再黑,清明,西风凉白马微笑,我在花下细数那些流年和生死清明之二父亲酣睡的山坡阳光遍野的洒下来是“母亲掌心漏下的金色小米”从不缺少温暖香甜的梦境父亲怕黑吗?母亲用彻夜的失眠擦亮天空的明暗线清明之三寒食节之后你用种瓜点豆之手为我呈现一个春天的完整平面这是我们拆毁身体的乌有乡之前的事时光带走了所有庭前桃树起居的秘密一种落叶语言的消失必有另一种花开的声音弥补恨水东流,我们眼清目明再也眺望不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往昔这一天民间忌针,忌洗衣傍晚以前,我在乡下老家的门前撒一条灰线也没能阻挡内心鬼魂的出没你手指的那棵小树一直在我心里自由生长我用荡秋千的姿势游走在这个尘世上你要记得年年扫墓啊我已在人间一丝不苟的埋下了自己谷雨清明断雪,谷雨断霜你这个小气象家对我说这是春天最后一个节气内心的寒潮也该结束了是该将往事埯瓜移苗的时候了树垂下真正的绿荫我为未喝到你的一杯雨前茶而后悔你的牡丹不知开了多少我只能摊开手掌搜集那么多回忆的碎片这不可靠的花瓣像现实,到处都是泥泞的花园小径每一个方向都充满了歧义青草坪请原谅我的枯黄吧曾经的人语和欢爱一如草尖昆虫轻轻振翅现世飞过立夏太阳到达黄经45度时我们和万物都已经长大了落鸦瓜有毛如刺你在江南水乡烹食嫩蚕豆蚯蚓向我的新泥里深掘立夏有三新樱桃青梅麦子,祭祖,打秤花:秤我,秤花一打二十三,小官人长大会出山秤你,员外人家找上门,状元公子有缘分在你的春天依依惜别我的血肉之心如未开莲花那时我在菇西溪吃立夏饼吃豆腐不怕雨林赤峰蛰我在岩坦山吃竹笋觉骨硬,好爬山我吃青梅,烧青茶,以防夏蛀心却早已千疮百孔那时我居城乡结合部装着满身旧地名在荷叶凤脯里养生等,时光的快递小哥,为我邮寄流年小满你的胸口是夏熟作物开始灌浆饱满苦菜秀;靡草死;麦秋至我们的朝代没有大事件只有小满足小满不下黄梅偏少你在平原上行走我在记忆里如履高山我的河水上涨,却有一生的宁静之处行道树一棵棵中途倒下你的麻花辫有旋转的忧伤寒窑里王宝钏吃了十八年苦菜锣鼓一开腔,我们就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渴望人生圆满幸福这是我们后来者的情怀我开始给心田蓄水常常迷失于自身的稻花香里这时如果北方的冷空气入侵南方的暖湿气流强盛就会在华南下一场将我淹没的暴雨我坐在芭蕉和梧桐的阴影里深入一阙雨霖铃的意境这样的一个夜晚就显得格外漫长。